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律维权 >

山西应县:小官大贪 触目惊心

时间:2016-11-13 18:21来源:廉政和谐网 作者:群众 点击:
近日,有群众举报称在山西省应县存在毁林圈地任意砍伐、随意出卖集体财产、冒领农村危房改造款、诈骗国家支农生产资料、等大量腐败问题,在当地老乡指引下来到了应县义井乡周

   近日,有群众举报称在山西省应县存在毁林圈地任意砍伐、随意出卖集体财产、冒领农村危房改造款、诈骗国家支农生产资料、等大量腐败问题,在当地老乡指引下来到了应县义井乡周庄。在周庄了解到:

  周庄是山西省朔州市应县义井乡一个拥有300多户,1700多人,6000亩左右耕地的农业村,位于应县龙首山西麓,与金沙滩林场、河头林场南北接壤,加上荒山、荒坡、荒滩退耕还林、村原有成年林地1500多亩、辖区林场共约有万亩以上土地。从2001年始,全村退耕还林上千亩,集体840亩,招商农业企业3个,加上近年国家扶助三农的资金等等,都是来钱的道。一路目睹周庄地界,这里幅员广阔,土地肥沃,水源充足。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祖祖辈辈靠种地生存。地就是宝,地就是命。

  村民米某说:近年,周庄村的农民耳濡目染国家退耕还林、粮食直补、籽种、农机、农资、医药补贴等政策实施,耳闻目睹村里大面积土地,关于农业、养殖等招商引资项目生根落地,但是真正得到国家政策实惠和土地权益的村民,却寥寥无几。原因是村里另有截留款项的“土皇帝”、土政策,腐败村官三十几年。国家政策不能完全落实到位。因此,群众关于土地相关利益的争议、信访和矛盾相对突出,日积年深,由来已久,始终得不到群众心服口服的处理。虽故不决。前年,因久拖不决,上访村民宿日成、米良最后未果愤疾而亡,成为群众街谈巷议的话题。

\

上图为:部分周庄村民签字

   毁林圈地个人盈利 、村民集体权益私有化

  一任村官,一任“皇帝”。 改革开放30年来,国家赋予周庄村农民的村务公开、财务公开,接受群众监督,一事一议和大事议事会、村民大会、村民代表大会从未在周庄村体现,村民集体权益保障制度形同虚设,都是村干部几人说了算。

\

上图为:虚设的周庄村委会

1. 任意砍伐践踏村有森林1300亩以上

  周庄村共有土地面积万亩以上,其中历史遗留森林面积4000多亩。据村民提供的大量图片、录音、书面材料显示,从1983年以来,周庄村党支部原书记赵世玉、会计何洋太,非法剥夺村民的知情权、监督权、参与权、收益权,私下将全村集体遗留的成年林1300多亩采伐损毁出卖,净获利大约30多万元,无账可查,均装入个人腰包。

2. 无视国法,村民集体林地、土地权,自由主宰、批小占大。

  周庄村民提供的资料进一步显示,当时周庄村党支部原书记赵世玉、会计何洋太,相互串通,将采伐损毁林地内的100余亩耕地(其中户主有村民米守成、米宝贵、米月才、张国权、米德军、李国枝、米通、马新亮、赵宝贵、米仲堂、米泽、张国强等),先以800元/亩/30年变相套购到干部个人手里,然后转卖给应县方元种猪养殖专业合作社和应县源茂种植专业合作社。再与前述合作社合谋,将采伐损毁400余亩林地圈入合作社,共同使用渔利,装入个人腰包。前任合作社真正的幕后老板,是违反国家公务人员禁止务工经商规定的义井乡原党委书记方国一,现任乡党委书记曹宝骥之岳父〔原恒山林场厂长袁文召〕。另将采伐损毁的林地1000余亩,卖给应县义井乡益民良种繁育园(兴龙公司牧草基地),售价30万元,无账可查,装入个人腰包;又将采伐损毁的林地60余亩卖给应县供销众鑫养猪专业合作社,售价不详,无账可查,装入个人腰包;1994年卖给新楼沟猪牛场以南300余亩,售价不详,无账可查,装入个人腰包。

加载中...

\

上图为:兴龙公司牧草基地

\

上图为:被变卖给兴龙公司牧草基地的1000亩土地

\

上图为:卖给新楼沟村的500亩土地

  周庄村民集体土地、林地权益众多。从村民提供的相关材料不难看出,周庄村党支部原书记赵世玉、会计何洋太,与乡级官员相互串通,互相勾结,未通过村民集体决议和有关政府林业部门审批,私自毁林砍伐树木,违反了我国《森林法》、《刑法》等法律法规的规定;又将毁林树木私自出售和违法犯罪所得据为己有,更是罪上加罪。周庄村党支部原书记赵世玉、会计何洋太与乡级官员相互串通,互相勾结,利用从村民手中变相转卖、倒卖耕地的手段,从中套购获利外,提供给县乡两级权力关系,便利其用于无偿大面积圈地,供其个人使用经商营利,互为赢勾,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利益输送,权钱交易的贪腐链条;用接近无偿的价款,大面积非法出售土地、林地的行为,从村民集体土地财产闲置,招商引资,为集体创收的角度来看,村民集体当时及以后并无些许利益可图,年年得利分红的只有村干部个人和占地企业。按照国家公务人员禁止务工经商规定和《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规定,义井乡原党委书记方国一与周庄村干部的贪腐行为,应当同样受到党纪国法的严惩。

\

\

加载中...

  图为购买百亩耕地,圈地500亩的应县方元种猪养殖专业合作社和应县源茂种植专业合作社。(一个大院两个企业)

3.村民的民主权利被非法剥夺

  2012年,义井乡和周庄村两级机构,均未组织周庄村民换届选举,均由乡里任命,任命的当然是原班人马。不选举原因是为了排除异己,掩盖违法犯罪事实。因现任村主任在村里一直没有任何权利,大事小情都是赵世玉、何洋太说了算,他根本沾不上边。如果换届选上别人,漏了乡村的“王八馅”不说,根本就不一定甘愿当摆设。所以村干部成了封建终身制,甚至世袭继承制。

4.集体财产被随意出卖,资金去向从来无需告知

  周庄村原有旧村委会一处、旧村委会库房一处、旧学校两处、村南集体果园一处、磨坊一处、柴油机数台、机井数十眼(卖价10万元),机井水电配套设施齐全,这些建筑和占地面积相对都相当庞大。这都是周庄村民集体的固定资产,均被村原书记赵世玉、会计何洋太,未走任何民主公开或拍卖程序,私自卖给了他们可以利用其关系获取私利的私人手里。村民集体的共有财产都被这些贪官做了贿赂人情。所得钱物至今无帐可查,去向不明。腐败的一塌糊涂。

  事实证明,原来的初中附带小学学校长150米,宽100米,约40来间房子,价值30多万。刚盖并投入使用不到十来年,赵世玉即以危房名义,按不足学校全部造价的部分价款8万元卖给了米万军。

\

加载中...

上图为:被变卖的学校旧址

\

上图为:被变卖的旧村委会旧址

5.养殖企业严重污染周庄地下饮用水源  

  群众委托,必须提到的是,周庄村党支部原书记赵世玉、会计何洋太,将采伐损毁的林地60余亩,卖给应县供销众鑫养猪专业合作社使用。由于违反国家养殖规划选址,这个养猪场离村不足200米,位于村正南方向,粪便排污在场西南方向,每逢刮风下雨或气候变化,刺鼻的粪便气味在空气中弥漫,村民地下饮用水源更是受到严重污染,沉淀物呈黑褐条块状,每天三次以上沉淀,才能煮沸消毒饮用,仅此残留难闻气味。因此近年一般亲戚朋友不愿到周庄做客,姑娘不愿嫁到周庄。这些厄运跟村干部的所作所为形成了鲜明对照,同时这也是村民联名投诉的一个主要原因。

\

上图为:应县供销众鑫养猪专业合作社大型养猪场西墙外分级沉淀排污池

加载中...
6、诈骗国家支农生产资料

  村民权利权益均被出卖

  1994年到1996年,应县种子公司选择周庄村优质土地培养籽种,事成后种子公司如数兑现给村党支部原书记赵世玉,会计何洋太29.3万元农民培养籽种款要求组织下发,但是这笔款数年被二人据为己有。后经人举报事发,边耀乡党委原书记吴守山随即成立乡清财领导组进行清算,清算结果为赵世玉侵占19.6万元,何洋太侵占9.7万元,村长王喜成1.2万元招待费用。二人见事不妙,包藏祸心,与吴守山恶意串通,以清理农户往来拖欠或支出其它虚假往来欠款的名义进行兌付,变相合伙将全部籽种款私吞。村民的利益被无端损害。
周庄村党支部原书记赵世玉,2014年以全村农户种地的名义,借边耀村张文兴等合作社之手,骗取国家农资补助薄膜20余吨,然后私下出售给外村村民,收入归自己所有。2014、2015年会计何洋太冒名骗取国家自然险500亩,实际他家共种地不超50亩,非法所得归个人所有。

7、神通广大义务工超生费变脸成贷款

  1986年,原周庄村书记赵世玉,会计何洋太让全体村民在村北河湾〔黑泥湾〕平整土地500亩,名义上说是要植树,最后树没有植却将地变卖给柴庄村,并将卖地款据为己有,而没有出义务工的村民每天被罚100元,以及超生罚款全部被转成当时边耀乡信用社的贷款。

8、农村危房改造款被冒领

  周庄村党支部书记赵世玉,副乡长李强在2013、2014年农村危房改造过程中,先亲后疏,只给钱物不施工,例如:张存、张兴分别领取7000与8000元及四间房屋的修房红瓦,至今未见修房,然而村里的其他危房户并没得到一丁半点。退伍军人米翠、王玉早已死亡7年以上,国家各种补助款一直被赵世玉、何洋太冒名领取。

\加载中...

上图为:以敬老院名义盖的乱尾房

9、退耕还林补助款被长期侵占

  粮食直补款40%被截留

  周庄村西1000亩退耕还林地(其中含个人承包地160亩),集体的840亩。自2001年退耕还林以来,头几年国家给的补助粮被他们个人出卖于义井粮站,后来国家补助款一分钱也没给村民。都被他们据为己有。这些年村里未实施过任何自筹自建工程,资金不知去向。自国家粮食直补政策至今,周庄村村民只享受60%,其余40%始终被克扣侵占。仅此,不包括历年裙带关系少种多报,不种还报的“背牛子”成分和猫腻。具体款项均被村党支部原书记赵世玉、会计何洋太弄虚作假,冒名领取或合伙侵吞。如果将这些账目晒出来,欺骗积累几吨,护林员米德军,自2001年退耕还林以后,4年护林工资22000元,米得军只领过1000元,其余21000元均被原支书赵世玉、会计何洋太私吞。这都是周庄村众所周知的事实。由此可见,一些村官大贪,小官巨贪,别有洞天,无所不贪,并非言过其实,耸人听闻。周庄村的腐败问题确是一个不争的现实。

10、毁耕地、筛河沙,私挖滥采。               

  从2014年至2016年期间,非法建立大型洗沙厂,非法配置输电线路变压器一台,配置装载机2台、载重汽车一辆、厂房7间、红砖数万块。从柴庄村至边耀村约6里长的河道全部私挖滥采,造成安全隐患。守土有责的乡党委书记,乡长漠视自己的职责。

\

上图为:挖沙现场。

\

上图为:挖沙现场。

\

上图为:挖沙现场。
来源:http://www.msylzw.com/content-3-2547-1.html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