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另类观点 >

平鲁区某领导保姆遥身一变披袈裟为何?

时间:2017-09-27 15:37来源:西祠胡同 作者:要闻聚焦 点击:
平鲁区井坪镇上红沟村异地扶贫搬迁中村长蔚和平弄虚作假中饱私囊,恶意侵占村民权益平鲁区政府从2002年开始实施异地扶贫搬迁,先后分两批次,共搬迁自然小村共计60多个,

      平鲁区井坪镇上红沟村异地扶贫搬迁中村长蔚和平弄虚作假中饱私囊,恶意侵占村民权益平鲁区政府从2002年开始实施异地扶贫搬迁,先后分两批次,共搬迁自然小村共计60多个,组成现在的井坪镇北坪移民新村,作为朔州市平鲁区移民搬迁重点工程之一的井坪镇北坪村是平鲁区委、区政府落实中央和省市扶贫政策,实施异地开发而修建的新型农村。搬迁后全村现有住户1033户,5506人,分南苑、北苑两个管理区共五个小片区。

      井坪镇上红沟村从2002年开始登计,2003年搬迁。原本一个小村子共7户人家,实际却只搬迁4户,剩余3户未搬迁(蔚振山、蔚振宫、贾艮女3户)。当时的村干部蔚和平从在镇政府书记董晋生家当保姆的四女儿口中提前得知了移民搬迁政策,将早已嫁出去的两个妹妹蔚金香、蔚金霞的户口在搬迁政策落实之前迁回了上红沟。由于当时户籍不联网,在登记搬迁名单的时候,蔚和平为了侵占移民新村安置房,将四个姊妹(蔚金香、蔚金霞和蔚振夺、蔚四女)登计在了上红沟的搬迁名单里。当时负责那个片区的片区长杜文亮查知搬迁户数和实际户口数不符,不给登计。

       蔚和平为了保住他能够得到的利益,将祖祖辈辈生活在本村的蔚振山、蔚振宫、贾艮女等三大家排除在搬迁名单之外。致使蔚振山、蔚振宫、贾艮女等在交了所谓的搬迁房安置补差款之后,并不知道蔚和平没有登计上报扶贫办,而所交的钱落入杜文亮个人手中。2003至2008年5年中井坪镇镇府一直以下一批次搬迁为借口推延时间不作为。

      2009年眼看搬迁遥遥无期,村民蔚小荣开始逐级上访直至中纪委,井坪镇镇政府才答应处理问题,结果是2003年的搬迁政策只字不提,要按2009年的新政策来搬迁,2009年的新政策:每人政府补贴2500元,房屋为三间一套涨为52500元。就在此时蔚和平通过暗箱操作的手段使他的两个妹妹顺利地分到了安置房。搬迁补偿政策是:三间一套定价52500,每人补2500元。蔚金霞一人分得一套(移民村后村学校北5栋7排三间一套),蔚金香三人分得一套(移民村后村学校北5栋6排三间一套)。(解释一下:就是三间房蔚金霞花了50000买到手、蔚金香花了45000买到手),这二人名下的两套房在分到手之后,第一时间以22万卖给了现住户张某,另一套以21.3万卖给了现住户郭某。并且卖主都是蔚和平,也就是说,蔚和平将本该列为搬迁名单上的蔚振山等排除在外,仅安置房一项就非法多分得两套住房,卖房所得非法利益四十多万元!

      依靠一个在政府官员家里当保姆的小女儿,提前得到了政府的移民搬迁信息后,在利益的驱动下,千方百计将早已出嫁的妹妹的户口重新迁到了搬迁村,再利用手中的村长职务的权利,将本该上报的村民户口从搬迁名单中排除,看似一件小事,实际上已经涉及到了恶意侵占国家搬迁补偿的违法犯罪,就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致使蔚和平贪占的房屋转手卖得40余万非法所得,也致使本该享受国家搬迁政策而安居乐业的几户未搬迁村民走上了无休止的上访之路:2004年、2005年、2006年、2007年、2008年,几户没有正常搬迁的村民多次找井坪镇政府解决搬迁问题,因为整村移民搬迁,村里已不具备生产生活条件,另外搬迁户都有生活最底保障金发放。而未搬迁户连一粒米、一根柴都没有,他们没有得到正常搬迁安置完全是由于村干部蔚和平的私心贪图私利所导致。

      就是这样一个不顾法纪、见利忘义的人渣,蔚和平在搬迁到移民新村后,一直当分片儿片儿长(大山并没有搞清楚这是一个什么级别的“干部”)至今。他在当小片长几年来,只要一喝酒就在大街上发酒疯,在大街上故意解开裤子,见大街上哪儿女人们多就往女人们的面前尿尿,全北坪无人不知。

      在北坪新村过会唱戏的时候,他明目张旦勾引别人家女人,被人家老公发现后,就在会场被人家老公打。作为分片儿长,常年与搬迁来一寡妇上街手拉手逛街,全然不顾廉耻,全北坪没人不知道这个蔚和平如此无底线的败兴风采。这样的人怎么能混迹到政府的干部行列?人们疑惑:原来一个小村长,现在一个小片儿长,为什么敢如此肆无忌惮、毫无底线?

      这就绕不开的一个人,就是他小女儿从小侍奉了近十年的原平鲁区常委、某部部长、人大副主任董晋生:董晋生,1956年8月19日出生,河北省景县人。中共党员,大专学历。2002年任中国共产党朔州市平鲁区委常委、宣传部长、区人大副主任。就是因为在这个人家中的保姆是蔚和平的小女儿,所以在搬迁政策没有出台之前,就预先透露给了蔚和平,提前得知了移民搬迁消息的蔚和平心生贪占歹意,也正是这个原区常委的庇护和他们之间说不清的关系,惯坏了蔚和平在移民新村的恶劣行径,正是因为仗着这个原区县常委,蔚和平才能将没有念完小学,一直在董晋生家做保姆的女儿蔚翠“安排”在了平鲁电视台上班,而且具体的岗位还是个节目编辑,呵呵,难怪平鲁电视台的节目……

      发生在反腐大潮之前的事情真是让人啼笑皆非:只要有人庇护,什么是都有可能发生。近年来大学毕业生找工作还这么难,一个没有小学文化的保姆却轻而易举地进到了区级宣传机构,而且还是电视台,这让多年苦读的大学毕业生情何以堪,不如找一个区县级领导去家里当保姆。


        文章仅为传播信息,法律责任由原创者承担 纠错电话 13021075601

 
 

 

来源于微博:要闻聚焦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