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来信照发 >

山西大同村干部下令踏平养殖场 补偿不公非法强

时间:2016-12-05 15:59来源:中国投资网 作者:中国投资网 点击:
随着乡村建设,城市进程的加快,拆迁成为乡村建设必不可少的步骤,但是随着拆迁进程的加速,暴露出来的问题随之浮出水面,可谓是一段拆迁史,多少辛酸泪。 养殖户 刚刚建起来
        随着乡村建设,城市进程的加快,拆迁成为乡村建设必不可少的步骤,但是随着拆迁进程的加速,暴露出来的问题随之浮出水面,可谓是“一段拆迁史,多少辛酸泪”。
       养殖户
       刚刚建起来的牛场被强拆
       2013年10月20日下午两点左右,水泊寺乡沙岭村村委会雇佣40多人,对村内一私人养殖场进行强制拆除,在一片发动机轰鸣声中,养殖场成为一片废墟。
       高兰芳说,自己目前居住大同市南郊区水泊寺乡沙岭村,响应国家政策发展畜牧业,于2008年通过沙岭村村委会购买了一处牛场(面积约1000平米),价值20万元整。2012年10月沙岭村村委会主任张建军通知要对他家的养殖场进行拆除,拆迁补偿按照房屋建筑面积进行补偿,除了房屋面积,其他占地面积不给补偿。听到这个消息其他被占地的养殖场主们纷纷为了自己的利益在自家养殖场上自建房屋(养殖棚)。为了能得到相应的补偿高兰芳家也准备效仿其他养殖场主,但是却被村委会主任阻拦,打着该处为养殖场,不可私建房屋的理由,不同意高兰芳家建房(养殖棚)。但是让高兰芳家想不通的是大家都是养殖场,凭什么别的养殖场主就可以肆无忌惮随便在自家地盘上建设,而偏偏他家就不能动工!后来可想而知,村委会给予高兰芳家的拆迁补偿款难以弥补高兰芳家的损失,在商量未果的前提下,于2013年10月23日下午两点左右,据当事人回忆:高兰芳家的牛场内只有其大儿子在看家,突然从院墙外跳进来四五个大汉把高兰芳的大儿子扑倒在地,其中一个大汉拿出一把大铁锤讲牛场大门锁砸烂,然后将高兰芳的大儿子连打带恐吓拖到了一辆车辆反锁起来。随之又来了四十多人进入牛场将其强行拆除。村委会在没有通知高兰芳家的前提下对其养殖场进行强制拆除,当高兰芳家其他人赶到时,养殖场只剩下一片废墟。用高兰英的话说:“农村人花20万购买的牛场顷刻间变成废墟,对于我们这样的家庭无疑是巨大的打击。”农民面朝黄土背朝天,20万元对于他们来说也许是攒了一辈子的血汗钱,却在冰冷的机器狂轰乱挖中灰飞烟灭,付之一炬,可想而知当时高兰芳家人的心情。记者不禁想问,这到底是管一方水土的父母官,还是抢占地盘的地头蛇?现在的社会需要和谐,这种卑劣的行为只会增加社会不安定因素,给国家政策抹黑。
       补偿不公
       1000平米秒变160平米
       在这场拆迁闹剧中,其他的养殖场主由于自建了房屋,都得到了420平米的安置补偿住房面积,而因为高兰芳家被阻拦自建房屋,导致自家1000平米的牛场被拆,原本应该得到400平米以上补偿面积,现在却只给补偿住房面积160平米。从1000平米到160平米的缩水,这里面的落差可想而知。1000度平米牛场就这样被强拆,到目前高兰芳家却没有得到任何补偿,只给安排了两套临时住房。因高兰芳家人觉得村委干部有失公允,所以想要举报,却被沙岭村书记以每月10万人民币雇佣的所谓“黑社会”的人限制了人身自由,高兰芳家人走到哪里,周围总能看到这些社会毒瘤的身影。一个月10万块!何其奢侈,一个村委书记一年的俸禄是多少,相信大家心里都有数,且不说他怎么拿出的这笔昂贵的佣金,如果拿出这10万块补偿给高兰芳一家,相信矛盾也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如今咱们的村干部,堂堂的共产党员,本应是政府派下基层的“包青天”,却也玩起了官匪一家的勾当,真是让人汗颜。
       当事人告诉记者,其实在养殖场没被拆除之前,2013年7月份左右曾提出协商条件:村委会主任亲戚占用其养殖场自建房屋,补偿后给予当事人140平米的房屋。据当事人回忆:当时沙岭村村主任张建军的妹妹与妹夫到我家里说“你家的牛场只有我有权利在这块地上盖房,因为村委会主任是我哥!”当事人当时并没有同意。当事人又告诉记者,2013年10月,沙岭村村支部书记张存指示邢强(沙岭村村支部会计及两委成员)、张建军(沙岭村村主任)、刘天龙和妇联主任来高兰芳家,“你家的地补偿的话最多给你10万元,你要是让我们盖房的话,事后能得到140平米的补偿面积(但是每平米还需上交1700元)”。当事人心中不平,当被问到“凭什么你们就能盖房,我就不能盖?如果上面查下来,恐怕这140平米也会被没收。”村干部们是这样回答的“如果上面真的查下来,我们是沙岭村的人,我们就能把事情摆平!”由于当事人的心中的孤愤难平,尽管沙岭村的村干部们软硬皆施,却仍未说动当事人,于是商量未果就出现了后来的强拆事件。
       在此次强拆事件中,相信大家根据上述文字已经有所了解,且不说沙岭村主任以及相关村干部在此次拆迁事件中以权谋私,妄想利用拆迁户从中牟利,骗取国家拆迁补偿,连一干亲戚也是沾了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光,大言不惭,狐假虎威,令人瞠目。村干部更是助纣为虐,甚至有点一手遮天的意思。世人都知食君俸禄,忠君之事,而我们这些所谓的百姓的父母官确是拿着国家的钱粮,恨不得把自己的衣食父母压榨干净。国家一直倡导以人为本,更是要求基层干部更是要走群众路线,为百姓谋福祉,可是我们在本次事件中却是半分未见中央精神的体现。
       拆迁并不可怕,他只是人类文明中必不可少的环节,没有人会希望永远停留在过去的落后,但是没有人会希望地方的发展会建立在百姓的血泪之中。国务院厅曾下发《关于进一步严格征地拆迁管理工作切实维护群众合法权益的紧急通知》,要求对于程序不合法、补偿不到位、被拆迁人居住条件未得到保障以及未制定应急预案的,一律不得实施强制拆迁。通知中规定,各地不能强制实施征地,对于群众提出的合理要求,不许妥善予以解决。同时,还要严格按照各级人民政府公布的征地补偿标准对拆迁户有进行补偿。据上述规定,高兰芳家只是想要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法,却得到强拆的结果,这明显与中央政策背道而驰。
      “卖地财政”根子不除,征地拆迁难有宁日。未经法定程序拆除当事人建筑物的行政行为违法,组织、实施该行为的行政机关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包括赔偿责任。公民的合法财产受法律保护,非经法定程序并具有正当的法律和事实依据,不受任何人侵犯,行政机关也不能侵犯。中央纪委监察部在强化监督执纪问责深入纠正“四风”问题时提出,坚决防止“四风”反弹,着重解决发生在基层和群众身边的生冷硬推、吃拿卡要、与民争利、欺压百姓等作风方面的突出问题,严肃查处小官巨腐等基层腐败问题,以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的实际成效取信于民。可是在沙岭村的村干部身上我们看到的“四风”的复辟影子,这样的父母官怎能不让老百姓心寒,如果这样的风气不杜绝,今天有一个高兰芳家这样的事件,明天、后天、大后天......会出现千千万万个像高兰芳家这样的问题,到那时我们的国家建设将如何延续?
        百姓其实想要的很简单,就是不想让自己努力了一辈子的心血付之东流,如果我们的政府能做到以人为本,何愁社会不和谐,何愁中国梦不能实现?
     来源:http://www.53035.net/roll/2016/1121/994.html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