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百姓呼声 >

山西大同市新荣区郭家窑乡危房改造疑雾重重

时间:2017-08-13 20:29来源:西部聚焦新闻网 作者:笔者 点击:
最近,本网接到群众举报,称大同市新荣区郭家窑乡老百姓的危房改造款疑雾重重,每户仅花几千元,达不到国家危房改造的规定标准,严重与国家危房改造不相符,于是本网笔者走访
    
    最近,本网接到群众举报,称大同市新荣区郭家窑乡老百姓的危房改造款疑雾重重,每户仅花几千元,达不到国家危房改造的规定标准,严重与国家危房改造不相符,于是本网笔者走访了几个村庄。7月28日,我们一行驱车来到郭家窑乡政府所在地郭家窑村中,在村的东面有几位村民坐在一户人家大门口的树下纳凉闲谈,经过一会攀谈,一位吕姓老先生说:“危房改造村里每户最多给改造三间房,不过每户只能选两项,就是给瓦瓦,换玻璃和裱后墙,换玻璃。”笔者又问:“你知道瓦三间房的瓦需要多少钱?换三间房玻璃大约需要多少钱?裱三间房后墙又需要多少钱?”吕先生说:“三间房大约用2000多块瓦,每块瓦也就是0.8元,手工费顶多0.8元,三间房的瓦和手工费共计大约3200元,裱后墙因房子高低不一样,按村里这几年盖的新房子计算,最多用4000块砖,每块砖买价按0.26元,工费也按0.26元算,三间房裱后墙工料费大约2100元,换玻璃三间房最多顶到头了工费料600元,而且我们乡危房改造的每户只给做两项事(裱后墙和换玻璃或瓦瓦和换玻璃),只有及少数有关系的几户才给做了三项。坐在人群边上的另一位老人说:“唉!这天年,国家对老百姓政策确实好,惠民政策,可是到了下面就变样了。不说了,不说了,说的越多,乡里领导如果知道了,我们越麻烦,凑合着活哇!”这时一位妇女同志说:“这不,上个月我村吕建国半夜房子塌了被压死了,现在还没埋出去了,一个多月了一直放在院子里。”在这位妇女的指引下,笔者来到吕建国的父亲家,死者吕建国的妻子张二女告诉记者:“她这几年也在外打工,
 
家里只有老公吕建国在村务农,1985年吕建国参军,1989年10月退伍,自从和吕建国结婚,就住在这几间土房里,前几年房子里面就裂开缝了,经常会从裂缝里往下掉土,我家每年向村、乡打报告,要求危房改造,每年也轮不到我们家改造,今年我们家可能危房改造就有希望了,却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死者吕建国的父亲在一旁不住的摇头,泣不成声地说:“我这命苦,10年前二儿子在矿上上班发生事故被打死了,现在大儿子也没了,早知道房塌打死我大儿子,2015年不改造我住的这房子了,改造我儿子住的房子也就不会发生被压死的事情了,我房子2015年改造的,乡政府派人给我裱了后墙,换了玻璃,我现在住的三间半房,政府只给我改造了三间房,等完工后,我又付了多出半间房的工料费200元钱。我现在家里老的老,小的小,以后怎样生活还不知道了。”记者随后来到郭家窑乡其它几个危房改造过的村庄,发现其它被改造过村子的危房和郭家窑村改造过的房子如同一辙。
    中午时,笔者来到乡政府,藏副乡长接待了笔者,他告诉我们:“2015年和2016年郭家窑乡共改造危房445户,其中郭家窑村两年改造房子共计51户。”笔者问藏副乡长,这些危房都是按国家标准改造的吗?藏副乡长说:“咱们这个钱并不是说一户非要花完这些钱,咱们是统筹安排的,有的户用的钱多,有的户用的钱少。”接着我们说:“藏乡长,我们想了解了解被改造过危房户的几个村,哪几户改造危房花的钱多,哪几户改造房子花钱少,咱们看一下你的危房改造档案,不就一目了然了吗?”藏副乡长说:“怎么可能了,这不可能告诉你们的。”我们再三追问下,藏副乡长不作回答。

    就按上面老百姓们讲述计算,假如每户危房都给改造了三项(瓦瓦、换玻璃、裱后墙)充其量最多也就花了7000元,按国家规定危房改造款每户12050元,那么每户就能剩余下5050元,那么郭家窑乡政府2015年和2016年被改造的445户危房假如三项都改造了才用掉了320万元人民币,那么将近300万元人民币余款哪里去了呢?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贫困人员脱贫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底线任务和标志性指标,作出了一系列重要部署,集中开展专项检查,着力发现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对待扶贫工作,做表面文章,数字脱贫,虚假脱贫,对扶贫资金贪污挪用,截留私分,虚报冒领,要求严查快处,决不允许动扶贫“奶酪”。
    郭家窑乡农村危房改造难道真正做到了公平、公正,切实为危房改造四类对象改造了吗?我们要求查看改造房子花钱价格档案,乡里藏乡长为何不敢出示,其中有何玄机?对于种种疑问,我们将继续追踪报道!

    文章仅为传播信息,法律责任由原创者承担 纠错电话 13021075601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