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百姓呼声 >

山西:大同市一医院“红包”乱象牵出一产妇死

时间:2016-09-08 20:45来源:城市焦点网 作者:曝光台 点击:
维护尊严靠红包 微信,是一个生活方式,是超过7亿人使用的手机应用、交流平台。微信红包更是大家耳熟能详的生活娱乐和网上支付必需。最近在山西省大同市第一人民医院(以下简称
    维护尊严 靠红包
    微信,是一个生活方式,是超过7亿人使用的手机应用、交流平台。微信红包更是大家耳熟能详的生活娱乐和网上支付必需。最近在山西省大同市第一人民医院(以下简称:一医院)的员工微信交流群里看到了这样一段话 :“大家辛苦,为了良知和做人的底线,也为了奋斗在全院一线工作的医护人员的尊严,大家一定要积极投诉。处理完这件事,我给大家发红包。”这是为什么呢?经过了解得知,最近在大同微电影和发现大同等几个微信公众平台有反映一医院服务态度恶劣和质量差的帖子。内容是“一医院生孩子不管不问,态度恶劣,反而让自己生!”
1
    医患纠纷 齐投诉
    近日,大同几个微信公众平台出现一篇题为:“一医院生孩子不管不问,态度恶劣,反而让自己生”的帖子,该贴的出现让浏览后的网民对一医院有了不同的认识。院方认为该帖子对医院的声誉有重大影响,于是采取了“群起而攻之”的策略。“一医院微信交流群”的部分聊天记录显示:网友“门诊部孙月樵”:“把这个家伙的名字公布出来,各个科室都保存,以后来了拒绝治疗,认为我们不好,建议到其他医院看去”;网友“儿八科王洁”:“我的体会是狗咬狗两嘴毛,事情越描越黑,不值当陪小人玩……”;网友“院办(团委)任峰君”:“目前我院领导和相关科室在处理的同时,正起草申明。大家一定要团结一致,继续投诉。”等等。团结就是力量,随后,该贴在网络不见了踪影。根据群聊信息,此策略显然是一医院领导们的决定。号召员工不断投诉的管理者群里的名字是:院办(团委)任峰君。
2
    经了解,网名“院办(团委)任峰君”是一医院院办兼职团委书记任峰,是该院某领导的亲戚,有如此之大的号召力也在情理之中。
    医患关系是社会关系的组成部分,是医疗实践活动中最基本的人际关系,良好的医患沟通是实现以病人为中心,促进社会和谐的基础。医患关系作为一种最基本的社会关系,已普遍受到人们的关注,它随着医学模式的发展,不断发生新的变化。目前我国经济正沿着市场化的轨迹发展,医疗制度改革也在深入进行,这对构建和谐医患关系提出了新的挑战和考验,要想构建和谐的医患关系,必须医方、患方、社会三者共同努力,只有以诚信为杠杆、人文为基石,才能真正实现理想状态下的医患关系——即充满同情心的医生和对医生充满信任的病人。
    不容乐观的是大同市第一人民医院出现了医患纠纷时,却是这样一种态度,让人难以理解。任峰作为院办、团委负责人,一名共产党员,以微信“红包”激励员工进行投诉,把医患纠纷上升到了阶级斗争的高度,他的党性原则哪里去了?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没有学习吗?
 2016-09-06-16-09-23-920_副本
                               医院某保洁员说给了大夫红包服务就不一样
    孕妇产后 人死亡
    大同市第一人民医院是一家三甲医院,是大同市妇幼保健的权威医院。因“一医院生孩子不管不问,态度恶劣,反而让自己生”产生的社会效应还未平息,另一孕妇产后死亡的案例再次将一医院的“红包”现象揭露了出来。
    8月22日晚,产妇白凤桃(31岁)临产来到了一医院,顺产生下一名8斤8两的男婴。23日凌晨产后大出血死在了手术台上。据家属介绍,“进产房时给了李月枝副主任医师1500元的红包,生孩子全程是助产士操作,产后发现出血不止,医生才过来抢救,因没有化验血型耽误了抢救时间,导致白凤桃死亡。在白凤桃生命垂危时,李月枝医生把所收红包如数退了回来。可人已经死了,为什么送了红包人还会死啊?这是三甲医院专业的妇产医院,大出血就会要了人命啊?”家属悲痛的说道。据了解,白凤桃是生二胎,第一个孩子才9岁,孩子奶奶由于儿媳妇的死亡深受打击一直在医院住着。
    按照家属所说,进产房时没有化验血型,将近9斤的胎儿不应该有做手术的准备吗?三甲医院难道就这么有把握吗?还是红包送少了呢?
2016-09-06-16-22-27-860_副本
                             死亡产妇家属向记者讲述死亡原因
     红包千元 有行情
    为什么这么说呢?还是听听其他患者的说法吧。8月25记者在医院里随机问了几个产妇家属,其中一位因孩子眼睛出血来医院复查的患者说,现在一医院生孩子顺产1000元左右的红包,剖腹产要3000元左右的红包,这是行情!听到这里好像有些明白了,原来1500元的红包不够做刨腹产的啊!顺产没事就收下了,出了事在退了也就没事了。这可能就是李月枝医生的理解吧!这就是一种草菅人命!这就是一种医德的丧失!这就是一种人性的灭绝!
2016-09-06-16-19-37-455_副本
                          带孩子医院检查的产妇向记者介绍收受红包行情
    继续来看看吧,一医院二层保洁员的外甥女分娩找到了母体医学产二科主任池樱。该保洁员表示,给了钱才能安心生产!因为给了钱服务不一样了,医院基本上都是这样的惯例。
    左云县鹊山精煤集团的白某,妻子生二胎。值班主任张银萍收了1000元红包,白某说:“这地方每个人生孩子都要给红包,不给就明要,不给也不行。”
2016-09-06-16-14-04-612_副本
                          一产妇家属白某和记者交流,透露送大夫红包
    这就是大同市第一人民医院的现状,收红包收到明要的境界,这和土匪有什么两样啊!
    8月31日上午,记者来到了大同市第一人民医院见到了纪检刘伟国书记,就上述问题进行了反映。刘书记说:“收红包问题我们一直努力杜绝,可监管起来太难,每天下去检查也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这是大环境造成的。你们反映上来,我们下去调查。针对白凤桃死亡一事刘书记认为这是医学专业问题,会积极协调院方主管副院长给予回复,死亡孕妇善后事宜目前由医疗事故调节委员会协商处理”。
    截至发稿,院方就记者随机调查反映医生收受红包事件没有给出调查结果或者处理方案;也没有就孕妇死亡事件做出回应,是普通医疗事故还是医疗责任无法定论。
    大同市一医院由于员工集体投诉网络负面帖子进入记者视线,暴露出医院医务人员收受“红包”恰似雁过拔毛的乱象,进而延伸出“产妇死亡退红包”的医风、医德问题,是社会大潮流所致还是医院管理存在了问题?面对媒体监督,一味采取回避态度,会被认为有难以启齿的原因,甚至会引起猜疑。媒体监督是对工作的促进,面对医疗纠纷与医患冲突会进行客观的报道与评论,是成为沟通医务人员和患者心灵的一座桥梁,而现在医院的沉默态度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此事如何进展,我们会继续关注!
    来源:http://www.cncsjd.cn/index.php/puguangtai/2016/09-07/207.html
------分隔线----------------------------
推荐内容